防水處理

關於部落格
進口窗簾
  • 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個看一個一個比一個一個學一個

  □記者張渝任磊文圖   閱讀提示 深秋的太行山上,生長在“魚鱗坑”里的樹木還泛著綠。老軍帽、黑布鞋,72歲的吳金印笑聲依然爽朗。當年,老鄉趁他出差,把“吳公山”三個大字刻在太行山的萬丈石崖上,卻遭到他的堅決反對,最後成了唐莊鎮的“唐”。   而就在山那邊的張村鄉裴寨村,也有一個類似的故事:裴春亮個人出資850萬元為村民興修水利,在山頂挖了一個5000立方米的蓄水池,甜了鄉親們的心,取名“甜心池”,鄉親們把“致富不忘共產黨,池水感謝裴春亮”刻在了池壁上,他卻隨即找人抹去了後半句。   吳金印與裴春亮,只是牧野大地上、層出不窮的“群星”中的兩顆星,這裡還有史來賀、鄭永和、張榮鎖、耿瑞先、範清榮、範海濤……每一個閃光名字的背後,都有一個“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”的共產黨員帶領基層群眾致富的感人故事。   半個多世紀,河南新鄉涌現出10多個全國先進,100多個省級先進,1000多個市縣級先進。其中5位先進人物被黨中央號召學習。他們之間既互相學習、取長補短、融合發展,又相互“攀比”、明爭暗賽、競相發展;錶面看似不動聲色、風平浪靜,實際則龍騰虎躍、百舸爭流。   學好比好吳金印與裴春亮是“忘年交”   新鄉先進典型的數量之多、級別之高,並且始終保持長盛不衰的態勢,全國罕見,牧野大地出好人,“先進基因”靠什麼傳承?   許多人不知道,今年44歲的輝縣市張村鄉裴寨社區黨總支書記、裴寨村委會主任裴春亮,與年長他28歲的衛輝市唐莊鎮黨委書記吳金印是“忘年交”。   “別看春亮是70後,可他受吳老書記的影響深著呢!有啥過不去的坎兒,他就去找老書記嘮嘮,這爺倆一聊,心裡就敞亮啦!”熟知裴春亮的村民們說。   裴寨與唐莊,一個在山這邊,一個在山那邊。裴春亮是聽著史來賀、吳金印的故事成長的。10年前,他放下企業回村“領頭”,專程拜訪了吳老叔。   “我是來向您取經的!”裴春亮搓著手說。“企業能做成,村也能帶好!”吳老叔看著這位後生,心裡著實歡喜:“老百姓養雞為下蛋,養豬為過年,養狗為看家護院,養我們幹部為了啥?還不是讓我們多辦點實事,多辦點好事?如果我們連老百姓的一點實事都辦不成,那我們連雞、豬、狗都不如。你要記住這個,就成!”   老吳叔的一番話時時迴響在裴春亮耳畔。看到滿村土坯房,他咬咬牙,自籌3000萬元建了新村。裴寨缺水,甚至家譜起名,都用“清龍泉雨海”排輩,想沾個水氣。他打了深井,不夠應急,修了蓄水池,仍不夠灌溉。最後,裴寨男女老少全員出動,修水庫!   可裴春亮從不說自己幹得好。有史來賀、吳金印他們在前頭站著呢。   有一年,一場雨後,吳金印俯身在地頭撥土。裴春亮問:“您這是找啥?”老書記甩甩手上土說:“墒夠了,能種麥了。”   一個動作,讓70後的後生看見了老叔心裡裝的啥。   當大河報記者聊起這件事時,吳金印笑聲爽朗,“我可記不得了,我倒是記得老書記鄭永和的事。”   輝縣有句話,“拿起白麵饃,想起鄭永和”。1987年,吳金印進山看鄭永和,問他:“你有兒有孫的,退休咋不在省里享享福?”鄭永和正在鑿石頭,頭都不抬,回答:“老百姓對俺親,俺就到他們這兒來。”如今在太行山,鄭永和組織的“老頭隊”已修起了3600多公里灌渠,18座水庫。   史來賀——劉莊吳金印——唐莊劉志華——京華張榮鎖——回龍耿瑞先——耿莊裴春亮——裴寨範海濤——南李莊……名人、名村星光燦爛,層出不窮   真乾實幹群眾不聽啥道理,群眾只信實幹   50歲的範海濤更得管吳金印叫聲“老叔”。他的父親範清榮、母親顧族榮,都是史來賀、吳金印的朋友,範、顧老兩口相繼擔任過南李莊的村支書。如今,“接力棒”傳到了範海濤手裡。   父子都是全國勞模,這在全國都不多見,更何況爺倆都一心撲在了鄉親們的日子上。範海濤話不多,低調朴實得不像個億萬富翁,可這不影響他的好口碑。在南李莊,上到90多歲的老太,下到9歲的孩子,見到他都像見了親人。   2009年年底,範海濤從自己企業的建設資金中硬擠出1.6億元為全村建房。他建的是別墅,一步到位。20多支工程隊,4000多人馬,大半年會戰,他日夜守在工地。他記得,史來賀說過,“創大業作大難,創小業作小難,不創業窮作難”。鄭永和說過,“說了算,定了乾,再大困難都不變”。   “小時候,我爸帶著人,在寒冬臘月疏泄洪道,凍得上牙打下牙;我媽外出給企業找銷路,顧不上我顧不上家。”他笑著回憶。   時光荏苒,情景再現,現在輪到了他自己。蓋了房子,範海濤繼續投入,為村裡建建材市場、物流中心,還籌劃農貿集散地……   他比裴春亮年長,兩個人都是身價可觀的企業家,可見到了吳金印,倆人都垂著手,在吳老叔身後,有時眼疾手快地攙扶一把。   啥叫耳濡目染?範海濤的經歷就是,他說自己學史來賀、學吳金印、學父母,有個心得:只要舍了,肯定會有得,只是分大得和小得。有一部分舍,錶面上看沒有直接回報到企業,沒有小得,但回報到社會了,這是大得;關心群眾,群眾才會支持,沒有這種大環境就沒有企業的小環境,沒有這種大得,企業就沒有小得。這個賬要算好。   爭先出先先進典型離不開人民群眾做後盾   吳金印不同意把他的名字刻在山崖上,“那是我吳金印一個人乾哩?貪群眾的功,我不成貪污犯了?”   裴春亮說,少了村民的幫助,2個億都修不下來這個水庫。“一說要修水庫,咱這十里八鄉的鄉親都趕過來幫工,小學生們還捐錢,一毛、兩毛的都拿過來。我的眼淚止不住落”。   先進代表張榮鎖說:“回龍村近年來的巨大變化,靠的是全村群眾和共產黨員齊心協力共同創業,而人民群眾把功勞記在我的賬上,我不僅受之有愧,更為他們的信任而感動。”   生於此、長於此,他們身上是濃濃的故土情。  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在2012年8月新鄉先進群體研討會上的發言時總結,先進典型是在人民群眾中鍛煉和成長起來的,沒有人民群眾作為後盾,就難有先進的成長進步。我們在總結探索這些先進成長規律的同時,必須看到他們背後成千上萬吃苦耐勞、艱苦創業的人民群眾。   “先進典型是紅花,人民群眾是綠葉。沒有廣大人民群眾和先進典型一道奮鬥,一起艱苦創業,任何人即使本領再大,能力再強,也做不出偉大業績。沒有廣大人民群眾和先進典型一道奮鬥,一起艱苦創業,任何人即使本領再大,能力再強,也做不出偉大業績。”   用史來賀的話說,200多萬立方的土石方不是我史來賀一個人就可以搬走的,2400畝良田也不是吳金印一個人就能造成的。劉莊的成績,唐莊的成績,回龍村的成績,京華的成績……所有這些先進農村、社區和企業的成績,都是領導帶頭,和群眾一起創造的。  (原標題:一個看一個一個比一個一個學一個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